载入数据...


载入数据...

最新日志

载入数据...

最近的评论

载入数据...

连接






追寻
梁洪民 发表于 2015/5/24 20:24:00

流光蠢蠢欲试,起身总想做些什么。伸手,轻触光阴的棱角,指尖顿觉疼痛。我不愿细视,或许是因为悲欢夹杂,喜忧参半;亦或许是心事参差不齐,却没有人愿来为我修剪。也不知何时开始,繁华暗淡,我便沾染了一身寂寥。更或许是岁月催人老吧,慢了脚步,皱了眉梢。独处一角,点一支老香,看梵烟袅绕,我始终信奉前世,却不信宿命难逃,只想在光阴的深处默默祈祷,以一丝虔诚求一世逍遥。

止步于望川河畔,黄昏淡淡,橙光柔撒,亲吻了彼岸花开。芳香盈袖,隔一水轻柔,盼你来此与我邂逅。可是,四下无语天色晚,雁鸣唤同伴。抬头,望黄昏愁送孤雁,孤雁捎去云笺,谁在笺上把情愫写满?轻轻的闭上眼,眸前柔动仍是你不老的容颜,脑中刻写依旧是我铭心的誓言。这一世注定情长,寻你又何妨?


发表评论:
载入数据...



公告

载入数据...

专题

载入数据...

留言

载入数据...

统计

载入数据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