载入数据...
 
 
 
书香伴我行
[ 2015/6/24 14:58:00 | By: 明天会更好 ]
 

书香伴我行

有人说,书香是惊蛰淅沥的一场春雨;书香是夏日清晨的一米阳光;书香是秋分飘香的一野瓜果;书香是冬至冰下的一股暖流。我说,书香是春夏秋冬不变的陪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我喜读书,没有什么前因后果,有的只是一昧执着,无论是“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”的《三国演义》、“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”的《哈姆雷特》,下至“花褪残红青杏小。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”的婉约诗词、“关节处一着棋活,妙手成春;结穴处临去秋波那一转,令人低回不尽”的现代微型小说。

捧起一本《鲁滨孙漂流记》,轻嗅它扉页的清香,我细细品味起来。放下《鲁滨孙漂流记》,我长舒口气,闭上眼,虚幻的鲁滨孙仿佛就在我眼前,他高大的身子,他乐观的态度,他懂得用自己的双手去制造东西,去捍卫自己的家园,他勇于向世俗挑战:离家出走;他勇于和大自然斗争:在经过大浪后也未被淹没;他勇于行动:在荒岛上看见俘虏即将被野人吃掉,舍身去救他——一个素不相识的人;他勇于追求:自己想要的事物——挑战和磨练。鲁滨孙站在我人生的十字路口,指着前方,平静地说道:“去吧!相信自己,你也会和我一样!”

大些了,书再也不是随手就可以拿出了。学业的沉重,像一截钢梁压在我的脊梁上,但我还是忙里偷闲地看书。渐渐地,我喜欢上了诗词,更是侧重诗词里一抹淡淡的忧伤和委婉——婉约派。于是乎,我常常“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”,待到“兴尽晚回舟”,却又“误入藕花深处”,“争渡争渡”,反倒“惊起”了“一滩”思绪的“鸥鹭”。

曾有幸读过李煜的《虞美人》,我不由被他所打动。他生于帝王之家,但却一心沉于诗词,在别人看来,宋军破南唐都城,李煜降宋是李煜的腐败无能,苟且偷生,但在我看来并不是这样。李煜他也曾想过治理国家,但奈何他对政治一窍不通,但他不甘沦为受人耻笑之人,便一心埋进诗词,想着另辟一个天地,降宋是因为他还有挂念,但当他心无所念,便和着满腔悲苦愤慨与悔恨之意,写下了千古绝唱,只求宋太宗赐其一死的《虞美人》——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?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读着李煜的词,他仿佛出现在我身前,忧伤的眸,憔悴的面,留下一句沧桑的话语:“不要像我一样,贪图酒乐,否则悔时已晚。”

读到暗弦似的悲伤,我会哭;读到辽原似的欢乐,我会笑;读到主人公扭曲的命运,我会反过来问问我自己,你是否能想主人公那般顽强不屈;读到伪君子阴冷的心机,我会正色地问问我自己,你是不是也和他一样蛊惑人心?人的一生不到百年,唯有思想可以畅游不断,思想,是人的标志,而书则是思想的源泉,书香便是那书的思想。

 

过去,书香陪我一路走来;现在,书香在我身旁缭绕;未来,书香在我前头指引迷津。

一抹月色,一盏清茶,一卷书,陪我喜惧哀乐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——后记

 
 
发表评论:
载入数据...
载入数据...

载入数据...

时 间 记 忆
载入数据...

最 新 评 论
载入数据...

最 新 日 志
载入数据...

最 新 留 言
载入数据...

搜 索

用 户 登 录
载入数据...

友 情 连 接

柯城教育网

载入数据...


 
柯城教育博客 柯城教育博客